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雨的博客

关注百姓生活,直言世间百态

 
 
 

日志

 
 

献给我敬爱的父亲(原创)  

2010-06-18 10:20: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听父话当年亲

黑雨

父亲当兵走的那年,是日本鬼子投降的前一年,那年父亲刚满16岁,1944年抗日战争到了最艰苦,也是最关键的时刻,前方将士伤亡严重,兵源不足,部队急需补充。我们村是边区远近闻名,支前模范村,许多党的重要机关和重要领导都曾经在这里驻过。无论是征兵,纳粮征兵、做军衣、军鞋,总是走在其它村前面。那时当兵是件掉脑袋的事,前晌当兵,后晌上前线,回来回不来两说,所以征兵工作难度较大,时任村支书的是我父亲的一个堂兄,他动员我父亲带头参军,我父亲虽然只有16岁,但个子并不低,在八路军办的学校里读过几天书,又是儿童团长,经常参加村里的防特和支前活动,思想觉悟和见识自然比别人高些,在村里也算是出类拔萃的青年了,在他的带动下,有5名青年报了名,顺利的完成了征兵任务。

同去的几个年轻人,哭哭啼啼地与家人难舍难分,只有我父亲昂首挺胸地站在乡亲们面前与家人告别,村支书把我父亲叫到一边,悄悄地对我父亲说,从今后你就是党员了(当时党员身份不公开),记住我是你的入党介绍人,我已经和带兵的讲了,到了部队他们会照顾你的。父亲点了点头,随着接兵的同志走了。多少年后,我们那一片的老年人,说起当年我父亲参军走时的情景,对他在国难当头、国家存亡之际,面对战场牺牲,面对死神威胁,所表现出的超人胆量和英雄气魄赞不绝口、敬佩不已。文革中父亲遭坏人陷害,面对那些无耻之徒对他人身和人格的伤害和攻击,他从容不迫地从思想上和行动上战胜了它们,父亲博大的胸怀、超人的胆识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村里的老百姓又一次见证了父亲在困难和灾难中表现出的英雄本色和男子汉气概。

父亲他们这批新兵在平阳区铁岭村集结,三天后,奉命到唐县新兵团参加训练,训练期间亲身聆听了吕正操将军的形势报告和动员讲话,当时新兵思想复杂,开小差的较多,父亲在新兵班年龄最小,许多人想让他一起跑,被他拒绝了。在他的影响下,他所在的那个班没有一个偷着跑的。父亲在新兵团的表现得到了领导的重视和注意,训练结束他被分配到史家寨军区司令部警卫班工作,他所在班专门负责王平司令员和首长家属的安全,王司令和夫人笵景新当年和蔼可亲的样子和日常生活中的一些小事父亲至今记忆忧新。日本鬼子投降那年年仅17岁的父亲已是警卫班班长了,解放战争初期,边区战事紧张,为加强各部队之间的联络,父亲被调到通讯连工作,专门负责王平司令员与杨成武部队之间的联系,当时杨成武将军的部队在涞源驻扎,17岁的父亲年龄虽小,但办事机智遇事勇敢,深得王司令和其它首长的青睐,每次重要的信件都由父亲去送,父亲和战友们在阜平至涞源的山间子路上不分昼夜的奔跑。饿了吃一口锅巴,渴了喝一口凉水,父亲说当时边区形势很紧张,敌特活动猖狂,在送信的路上常有土匪和敌特出现但他每次都能化险为夷。据父亲讲,那时的心天天在嗓子上吊着,从阜平至涞源往返途中从不下马,不和闲人搭话,遇到截马的人朝天放枪冲过去,那时的父亲心里只有完成任务的念头,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为解放战争的胜利他和战友一起,奔波在各部队之间,由于工作出色,多次受到首长的表扬和奖励。

杨成武将军从涞源转到其它战区后,父亲从通讯班调到军区参谋部工作,负责印军事地图,那时条件十分简陋,印刷方式仍是原始工具石印,两块石头对压被称为石印机,印刷地图是部队极其保密的工作,工作人员均是反复考查和经过考验的战士,由于父亲在警卫班和通讯连出色的表现,被选中参加这项保密工作,父亲年龄虽小,但和其它同志同样操作石板,当时印刷的大部分是边区地形区域图和道路标志图,分县界印,专门由一名地图参谋鉴别,机房院内闲人不得出入,参加地图印制人员一般不允许请假外出。每张地图收走时都有严格的登记手续,听父亲说,虽然是在军区院内,但敌特也混在里面,闹不清谁是敌人,所以不能乱相信别人,地图一旦丢失就意味着给敌人送去了情报,意味着为敌特提供了逃跑路线和方向,他们参谋处有个参谋平时表现积极,解放战争一打响就跑了,谁也不知道他原来是个国民党军官。部队找了几天也没找着,以后军区院内的纪律更严格了,连探亲的家属也被拒在门外,父亲在参谋部一直工作到王司令撤离史家寨。

父亲随部队到张家口地区参战,仍回通讯连任班长在解放张家口,新保安、阳高的战役中他策马扬鞭冒着敌人的炮火,,穿梭在各部队之间,传达着各项命令和情报,为新中国的解放做着自己的贡献。阳高解放后,他又回到史家寨留守处工作,留守处撤离时父亲因家中母亲年迈,弟弟、妹妹太小,家里的地无人耕种,家里生活困难,无人照顾,被迫离开了部队和战友,那时北方已经全部解放,毛主席进了北京。父亲没去跟着首长和战友享受太平生活,他说当时家里条件太苦,我不能扔下这个家自己去过好日子,有人说他太傻,但他从不为自己的选择而后悔,因为他是一个对国家,对家庭极其负责的男子汉。

父亲离开部队55年了,仍保存着首长在撤离时赠送给他的一把椅子,一张桌子,一口军锅,几十年来,我家几次搬迁,这三样东西父亲视为珍宝,保存完好如初,他说这张桌子是参谋部用来写文件和制地图用的,这把椅子是王平司令员和首长们曾经坐过这口锅是战友们闷小米饭用的。我跑涞源给杨成武将军送信时,经常拿的干粮就是这口锅的锅巴,正是这些锅巴,使我和战友们免受了路途的饥饿之苦,不管到什么时候,这三件东西你们都不能给我扔,这是历史的见证,是我一生中的荣耀,文革中村里的一些坏人唆使红卫兵抄我们家时,把我父亲在部队的证件、军功章和奖励证书和我家的土地证抢走,我父亲眼皮眨也没眨,只是蔑视的淡淡一笑了之,在他的眼里,名利和荣誉算不了什么,唯有这历史的辉煌一刻,首长和战友的情谊,才是最宝贵、最真实的。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